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> 首页元素 >> 专题专栏 >> 扬州特色小镇  >> 他山之石
从"千城一面"到"百镇争妍"
发布日期: 2016-08-22  访问量:      保护视力色:

2016年G20峰会即将在浙江拉开帷幕,杭州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,距离阿里巴巴不远的梦想小镇更是焦点中的焦点。

梦想小镇,名副其实的放飞梦想之地。短短一年,近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590多个创业项目、5400名创业人才,拥有管理资本442亿元,其中近70个创业项目已获得百万元以上融资,总额达15.7亿元。在这里,浙大系、阿里系、海归系、浙商系,还有20万在读大学生、数十万天南地北的年轻创业者,将自己的梦想落地生根。

镇小能量大,创新故事多;镇小梦想大,引领新常态。梦想小镇,仅仅是浙江这两年特色小镇建设的一个缩影。 2015年起,浙江全面启动特色小镇建设,提出通过三年时间重点培育和规划建设100个左右产业特色鲜明、生态环境优美、兼具旅游与社区功能的特色小镇。

干在实处永无止境、走在前列要谋新篇。一年多时间里,梦想小镇、云栖小镇、甜蜜小镇等释放出强大的发展动能,不仅成为浙江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引擎,更吸引了全国各地前来借鉴学习。

如何适应新常态,破解经济结构转化和动力转换的现实难题?浙江因地制宜提出特色小镇建设,资源瓶颈、供给不足等发展难题迎刃而解

“一双袜子,却蕴藏发展大乾坤!”很多去过浙江诸暨袜艺小镇的人都发出这样的赞叹。

陈仁勇,浙江和茂盛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,去年将公司搬进袜艺小镇,并投入科研力量,而今公司已有8项专利;周建军,2014年底将公司从上海迁到袜艺小镇,将注意力放在袜子的创意设计上,和14家大学签署了协议,共同设计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袜子……在袜艺小镇,以研发升级、金融创新、市场整治、电商换市、机器换人为手段,以技术、品牌、质量、服务为核心的供给侧改革成为所有袜企的共识。

“大唐袜机响,天下一双袜。”这句俗语道出了诸暨袜业的盛况:以大唐镇为中心,辐射周边17个乡镇的区域是全球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,年产袜子占到世界的七成,被称为“国际袜都”。

然而,几年前的大唐袜企,很多都在困境中挣扎。“代工能力强,但缺乏核心技术、创新设计,品牌叫不响……一双袜子折射出浙江工业经济的痛点。”大唐镇负责人说,环境、资源触及“天花板”,外需持续低迷,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外转移,大唐袜业走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。

和大唐的袜业一样,浙江有许多历史绵延的特色产业,如茶叶、黄酒、丝绸、湖笔、宝剑、青瓷等,随着时代变迁和市场经济的发展,不少行业都出现萎缩现象,转型升级迫在眉睫。

路在哪里?硅谷、达沃斯、格林威治……这些体量不大,但精致而富含文化韵味,产业处在高端,富有竞争力闻名世界的国外小镇,吸引了善于借鉴学习的浙江人的关注。2015年,在经过科学谋划之后,浙江省委、省政府

提出加快规划建设100个省级特色小镇,把特色小镇打造成稳增长调结构的新亮点、实体经济转型发展的新示范、体制机制改革的新阵地。

如今,梦想小镇、云栖小镇、财富小镇等一个个依托产业蓬勃生长的特色小镇,正焕发创业创新风采;如大唐袜艺小镇一样,海宁皮革时尚小镇、桐乡毛衫时尚小镇、黄岩智能模具小镇等立足于当地优势产业,注入研发、设计、时尚等高附加值元素的特色小镇拔地而起;龙坞茶镇、黄酒小镇、青瓷小镇、丝绸小镇等承载沉甸甸文化记忆的特色小镇快速发展……

“浙江的特色小镇结合本地产业特色聚焦七大产业、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,同时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,以新理念、新机制、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、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。”在市发改委副主任程兆君看来,各具特色的小镇成为打造浙江经济升级版的排头兵、发动机。

“特色小镇建设是破解浙江空间资源瓶颈、有效供给不足等方面瓶颈的重要抓手。”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相关专家认为,浙江只有10万平方公里陆域面积,而且“七山一水两分田”,特色小镇虽然体量都不太大,但十分精致独特,产业富有特色,文化独具韵味,生态充满魅力,对浙江优化生产力布局有极大的推动作用。此外,特色小镇聚焦支撑浙江长远发展的产业,通过产业结构的高端化推动浙江制造供给能力的提升,通过发展载体的升级推动历史经典产业焕发青春、再创优势。

数据是发展最好的说明:通过创新驱动,浙江传统制造业不断改造提升,高新技术产业对工业增长贡献率达到60%左右,尤其是信息、环保、健康、时尚、金融、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不断发展,以梦想小镇等为代表的特色小镇成为新的增长点。

特色小镇不仅“特”在产业“特而强”,更“特”在科学的定位、独具魅力的的文化内涵、功能“聚而合”、建设“精而美”

千年古镇,碧水悠悠。去年11月,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闭幕式上,乌镇获得“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”的授牌,这块牌子就是这座古老小镇释放出时代发展活力与气息的写照。

在乌镇,古老水乡插上了互联网经济的翅膀。36幢民宿之一“镜香客栈”的老板娘唐美英笑呵呵地接待游客,她和马云的合影挂在墙上,不少游客打趣要体验“马云套餐”;60多岁的毛阿龙拿着长筷在沸油中炸着萝卜丝饼,他熟练地扫一下年轻人递过来的手机上的二维码,3元钱“嘀”一声上账了……更让当地人自豪的是,今后的每个初冬,水乡乌镇都要开门迎客,迎来一波波代表着世界新经济未来的互联网大佬们在此“煮酒论道”。

“我们考察浙江特色小镇,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些小镇不仅有产业上的集聚特色、文化上的地域特色、生态上的旅游特色,就连小镇内的建筑也很有特色,有智慧健康的、有文化创意的、有复古风情的。”程兆君说,这些特色小镇既不是行政区划的特质概念,也非园区概念,而是一个具有明确产业定位和旅游功能项目组合的概念,除了一定容量和特色的新兴产业,背后更有浓郁的历史文化底蕴,历史结合现实,却又直奔未来的新希望。

这样的小镇正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:

基金小镇,过去就是一块2000亩地上一些凌乱的旧厂房以及古老的火车轨道的小村庄,可就是这样的小村庄,现在“车库咖啡”、政府性产业母基金、金融家俱乐部、基金研究员等配套一应俱全,吸引了大批基金大佬入驻,去年这个“小镇”实现营业收入超过50亿元,税收近3亿元。

云栖小镇,围绕信息经济,发展游戏、APP开发、互联网金融、数据挖掘等产业形态,谋划特色产业布局,目前,成立了全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联盟,建设了超级孵化器,吸引了阿里云开发者大会永久落户。

青瓷小镇,是一个一二三产融合的载体,既有文化传承、产业集聚,又有民宿、农家乐,带动当地农民增收致富,小镇目前有120多家青瓷门店、青瓷作坊,周边有20多家农家乐,实现游、玩、购一体化。

……

“这些小镇各具特色,但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产业定位不是‘大而全’,而是‘特而强’;功能叠加不是‘散而弱’,而是‘聚而合’;建设形态不是‘大而广’,而是‘精而美’。”程兆君这样总结考察特色小镇的感受,他说,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,产业特色是重中之重,每个特色小镇都紧扣浙江七大产业和历史经典产业,主攻最有基础、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,即便主攻同一产业,各镇也会细分领域、错位发展,比如,云栖小镇、梦想小镇都是信息经济特色小镇,但云栖小镇以发展大数据、云计算为特色,而梦想小镇主攻“互联网创业+风险投资”。

“浙江的特色小镇不是‘产业园+风景区+文化馆、博物馆’的大拼盘,而是有山有水有人文,让人愿意留下来创业和生活的特色小镇。”程兆君说,浙江的特色小镇深挖、延伸、融合产业功能、文化功能、旅游功能和社区功能,甚至制造业特色小镇也围绕生产、体验和服务来设计旅游功能,比如嘉善巧克力甜蜜小镇突出“旅游+工业”特色,围绕甜蜜和浪漫主题,整合“温泉、水乡、花海、农庄、婚庆、巧克力”元素,全方位展示巧克力工艺文化和浪漫元素,2015年前11个月接待游客112万人次,旅游营业收入突破3500万元。

在建设特色上,小镇更是力求“精而美”。“浙江特色小镇规划面积控制在3平方公里左右,建设面积控制在1平方公里左右,建设面积不超出规划面积的50%。”杭州市发改委相关人士介绍,这样做就是进一步凸显人的价值、凸显小镇的质朴之美,3平方公里的范围具备了社区服务的方方面面功,生活其中的人们步行十分钟就可到达小镇每个角落。

“小镇既是一个个产业创新升级的发动机,又是一个个开放共享的众创空间;既处处展现江南水清地绿的秀美风光,又告别了传统工业区“文化沙漠”现象,彰显了人文气质;既集聚了人才、资本、技术等高端要素,又能让这些要素充分协调,在适宜居住的空间里产生化学反应,释放创新动能。”程兆君感慨,正因为如此,特色小镇使得浙江人“敢为人先,特别能创业”的精神再次喷涌而出,“小镇经济”日新月异。

特色小镇由一颗“种子”,在政府保姆式的创新服务之下,逐渐发芽成长为创新创业的天堂,更成为浙江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生力军

格林威治、达沃斯……世界上每一个最终有幸将自己标记为知名符号的小镇,都既有其必然的逻辑,又有出人意料偶然的幸运眷顾。比如格林威治,对冲基金从业者因为各种机缘聚集于此,不愿离开,而浙江的梦想小镇也是这样一个地方。

周坤鹏,“85后”创业者,去年3月,他把公司装了两辆大巴车从上海搬到杭州,周坤鹏创办的公司叫做“59store”,是一家基于互联网的大学生零食速配企业。杭州的天时地利人和让公司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期,搬到“梦想小镇”后,已覆盖全国220个城市的2000多所高校,拥有超过5万名“店长”。

“这里的环境、政策、服务,让我为之着迷。”周坤鹏说,第一次来梦想小镇,自己就决定把企业搬过来,这里具备大城市生活的一切设施,更具备创业发展所有便捷周到的服务。周坤鹏认为,通过绿网、水网、路网与街区之间的互通、建筑之间的联通,小镇给创客们提供了一个远离混凝土的束缚、人与人之间自由交流的宜人环境。

“梦想小镇抓住了互联网创业中两个关键因素:人才和资金,布局互联网村和天使村。”浙江省城镇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陈津说,在互联网村,入孵企业在入住阶段可享受小镇免租等优惠政策;在孵化过程中,园区配备强大的创业导师阵容,为项目提建议,为企业的发展指明方向;在加速阶段,通过“育成计划”为创业者提供跟踪式的定制服务,直至并购上市。天使村针对创业的不同阶段提供给创业者不同规模、不同性质的金融服务:针对初创企业的天使基金,针对成长阶段的风险投资,针对完成初步孵化的企业提供政府产业引导基金,通过全方位金融服务满足创业需求。

“梦想小镇在创立之初就将吸引人才、留住人才、储备人才作为小镇发展的重要驱动力。”小镇相关负责人介绍说,梦想小镇在发展产业链条的同时,将构建完善的人才梯队作为小镇发展的核心竞争力,同时推进“精英人才”和“草根创客”两个方向的人才建设。无论什么样的企业,吸引集聚以“阿里系、浙大系、海归系、浙商系”为代表的“新四军”创业,通过吸纳不同背景、不同专业的创新创业人才,谱写了一曲以“人才”为音符的协奏曲。

“我们采用‘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才去解决’的服务理念,委托财务、法务、人力资源、知识产权等专业机构,快捷专业地解决创客遇到的问题。”该负责人说,在梦想小镇,每年有300多场不同的创业交流活动,创业者、投资人在这里碰撞出思想的火花。创业导师针对不同的企业给予专业的指导意见,帮助成员成长,创业先锋营入驻选拔赛为小镇注入新鲜血液,也激发了创客们提高自己的激情。

服务的创新、平台的创新,激发了创业创新的激情。在云栖小镇,截至2016年6月底,已引进各类企业408家,其中涉云企业301家,阿里云、富士康、英特尔都是小镇的“居民”,小镇成立了全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联盟,建设了超级孵化器,吸引了阿里云开发者大会永久落户。小镇负责人说,当一个创业者有了成熟的项目后,往往不需要多长的时间,他的项目就可以落地,甚至进入规模化生产,云栖小镇为创业者打造的是全产业链服务,为中国创新创业团队提供多平台资源。

如今,和云栖小镇一样,梦想小镇、财富小镇等一个个依托产业蓬勃生长的特色小镇,正焕发创业创新风采,以往拼吃苦、闯市场,“一遇雨露就发芽”的浙江草根创业,如今注入更多创新、创意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