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文化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 魅力揚州 > 走進揚州 > 歷史文化
古城史話

揚州有2490年文字可考的歷史。

大約距今7000年∼5000年前,淮夷人就在揚州一帶勞動生息,就有了水稻栽种。

春秋時期,今揚州市區西北部一帶稱邗。公元前486年,吳滅邗,筑邗城,開邗溝,連接長江、淮河。越滅吳,地屬越﹔楚滅越,地歸楚。公元前319年,楚在邗城舊址上建城,名廣陵。秦統一中國后,設廣陵縣,屬九江郡。

漢代,今揚州稱廣陵、江都,長期是王侯的封地。吳王劉濞“即山鑄錢、煮海為鹽”,開鹽河(通揚運河前身),促進了經濟的發展。為了改善和鞏固民族關系,元封六年(公元前105年)漢武帝把江都王劉建的女儿劉細君嫁到烏孫國,比王昭君嫁到匈奴還早80多年。東漢末年,張嬰率領的農民起義軍在廣陵一帶轉戰10余年后,雖被廣陵太守張綱勸降,但不久,許多起義的農民又響應并參加了黃巾起義。

三國時期,魏吳之間戰爭不斷,廣陵為江淮一帶的軍事重地。

南北朝時期,廣陵屢經戰亂,數次變為“蕪城”,但由于勞動人民數百年的辛勤開發,經濟地位在恢复中不斷提高。山東青州、兗州一帶的移民南遷廣陵一帶,促進了揚州的經濟發展。北周改廣陵為吳州。

589年,陳滅,建立了統一的隋政權。隋改吳州為揚州,置總管府。至此,完成了歷史上的揚州和今天的揚州在名稱區划、地理位置上的基本統一。煬帝時,開大運河連接黃河、淮河、長江,揚州成為水運樞紐,不僅便利交通、灌溉,而且對促進黃河、淮河、長江三大流域的經濟、文化的發展和交流起到重要作用,奠定了唐代揚州空前繁榮的基礎。605年至616年,隋煬帝三下江都(今揚州)。618年,被部下宇文化及所殺,葬于揚州城西北五里吳公台下,后遷葬于雷塘。619年,農民起義軍李子通建都揚州,國號吳。626年,复稱揚州,治所自此在今揚州。

唐代的揚州,農業、商業和手工業相當發達,出現了大量的工場和手工作坊。不僅在江淮之間“富甲天下”,而且是中國東南第一大都會,時有“揚一益二”之稱(益州即今成都)。揚州是南北糧、草、鹽、錢、鐵的運輸中心和海內外交通的重要港口,曾為都督府、大都督府、淮南道采訪使和淮南節度使治所,領淮南、江北諸州。在以長安為中心的水陸交通网中,揚州始終起著樞紐和骨干作用。作為對外交通的重要港口,揚州專設司舶使,經管對外貿易和友好往來。唐代揚州和大食(阿拉伯)交往頻繁。僑居揚州的大食人數以千計。波斯、大食、婆羅門、昆侖、新羅、日本、高麗等國人成為僑居揚州的客商。日本遣唐使來揚州和高僧鑒真東渡日本,促進了中日兩國的政治、經濟、科學和文化的交流。揚州人李善在吸收前人成果的基礎上,重新注釋《文選》,旁征博引,為后人保存了大量已經散失的重要文獻資料。其子李邕,不僅文章、詩歌很有影響,也是繼虞世南、褚遂良之后的大書法家之一。張若虛為“吳中四杰”之一,僅《春江花月夜》一首,就有“以孤篇壓全唐”之譽。684年,徐敬業、駱賓王在揚州起兵反對武則天執政。

唐末五代,軍閥混戰,揚州遭到嚴重破坏。楊行密在揚州建立政權,史稱“楊吳”,有短時間的經濟恢复。不久,又陷入戰爭的破坏之中。

960年,北宋建立。農業、手工業迅速發展,商業進一步繁榮,揚州再度成為中國東南部的經濟、文化中心,与都城開封相差無几。商業稅收年約8万貫,在全國居第三位。1127年,高宗趙构在金人進逼、遷都過程中,以揚州為“行在”一年,更促進了揚州的繁榮。1275年∼1276年,李庭芝、姜才率軍隊与揚州人民一起向元軍開展了不屈的斗爭,不幸殉難,揚州城只剩數千人。100多年間,揚州一直是抗金、抗元的戰場。韓世忠、劉琦、岳飛等南宋名將在這一地區進行了艱苦的斗爭。戰爭使經濟和社會遭到嚴重破坏,但在局勢相對穩定的情況下,揚州的經濟又不斷恢复發展。在文化上,歐陽修、蘇軾、秦觀、姜夔、王令等在揚州留下大量傳世名作。

元、明兩代,揚州經濟發展加快。來揚州經商、傳教、從政、定居的外籍人日漸增多,其中仍以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為最。元時,几次整治運河揚州段,基本形成了今天的走向,恢复了曾一度中斷的漕運,揚州又迅速繁華起來。明時,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,孕育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萌芽。揚州的商業主要是兩淮鹽業的專賣和南北貨貿易。鹽稅收入几乎与糧賦相等。商業擴大到舊城以外。手工業作坊生產的漆器、玉器、銅器、竹木器具和刺繡品、化妝品都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。為防止倭寇再次入侵,1556年,揚州又建“新城”。在文化上出現了睢景臣等一批雜劇、小說家。在元末農民起義中,張士誠領導的農民起義軍堅持了16年。明朝滅亡后,為阻止清兵南進,南明督師史可法率軍堅守孤城,宁死不降,表現了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。城陷后,清軍屠城10日,死者數以万計。

清代,康熙和乾隆多次“巡幸”,使揚州出現空前的繁華,成為中國的八大城市。城市人口超過50万,是18世紀末、19世紀初世界十大城市之一。當時的揚州,居交通要沖,富鹽漁之利,鹽稅与清政府的財政收入關系极大。各地商人增多,紛紛在揚州建起了會館,各有營業范圍和地方特色。同時興起的還有會票──信用匯兌。在文化上,一些鹽商廣結文士,愛好藏書,修建府學、縣學,恢复名胜古跡,興建園林,對揚州的文化發展有一定的貢獻。這期間出現了以金農、李讄、高翔、鄭燮、羅聘等“揚州八怪”為代表的揚州畫派,以阮元、焦循、汪中、任大椿和王念孫、王引之父子為代表的“揚州學派”。揚州戲劇歷史悠久,至清代大盛。1790年,為慶祝乾隆皇帝80壽辰,以寶應高朗亭為班主的三慶班進京演出,与其他劇种一起,對京劇的形成和發展產生重要影響。揚州的雕版印刷和揚州的評話、清曲、揚劇、木偶劇和棋、琴均在清代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,形成自己的特色,促進了揚州成為當時中國文化中心的形成并奠定了文化中心的基礎。

19世紀中葉以后,由于運河山東段淤塞,漕糧改經海上運輸,淮鹽改由鐵路轉運,加上其他方面的原因,揚州在經濟上逐漸衰落。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,揚州府屬的瓜洲、儀征等地人民奮起抵抗英軍的侵略。太平天國農民起義軍先后3次在揚州一帶抗擊清兵南北大營的分兵合擊。在孫中山領導的民主主義革命中,1908年11月,揚州人熊成基在安徽以陸軍炮營隊官的身份,組織領導了著名的安慶新軍起義,向清政府開了第一槍,開始了武裝奪取政權的嘗試。1911年11月,孫天生与同盟會聯系,發動武裝起義,史稱“揚州光复”。

民國元年(1912年)廢揚州府,置江都縣。1922年,揚州境內第一條公路興建完成。1931年,洪水泛濫,長江和運河沿線決口60余處。死于水災、飢餓和疫病者數十万。1925年,中國共產党在揚州一帶組織、領導人民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。1937年12月,日本侵略軍占据揚州。1938年,新四軍陳毅、粟裕奉命率部北渡長江,開辟蘇中抗日根据地。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,揚州人民在中國共產党領導下,与敵人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,為新民主主義革命的胜利,為淮海戰役和渡江戰役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辛亥革命以后,揚州的文化藝朮領域名家輩出。比較有影響的作家、藝朮家有劉師培、李涵秋、貢少芹、張丹斧、陳含光、潘月樵和革命作家李進、李俊民、韓北屏、許幸之、江樹峰等。朱自清是對揚州文學很有影響的人物﹔李涵秋33部小說中,以反映揚州里巷風俗軼聞的《廣陵潮》著名。

1948年底至1949年4月,揚州各縣相繼解放。1949年1月25日,今揚州市區解放,設置揚州市。以仙女廟鎮為治所,另建江都縣。